CBA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丹穴州21

2020-01-13 23:1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丹穴州21

自赤丹皇的筵席之后昆普越来越觉得苏茹会离开自己,这种感觉越加的强烈,很多时候睡不着便走到门前看着黑灯瞎火的房间不禁的叹气,她没有什么身份留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没有那个资格去要求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他走了。”昆吾叹了一口气

继而灯亮起,“你那么怕他干什么?”

“也不是害怕,只是觉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知道他喜欢我,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一下昆吾的八卦心又被点燃,他很想知道现在这个魔族公主的眼光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谁啊?”

只要想到那个人苏茹的脸上便会泛起一丝红晕,“就是那个一头的银发还有一袭白衣的那个男子啊。”

昆吾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苏茹,本来是不敢相信的,可是现在看她脸上的神情好像从来喜欢古月的时候都没有如此,“不是吧。”

“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因为当初我脑海中出现的那个人便是他啊,一头的银发一袭白衣。”

昆吾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把我吓死了,我真的害怕你会喜欢上他,他可是古月的师傅啊。”

“古月?古月是谁?”

“我猜应该就是你脑海中的那个一身白衣一头银发的人,这样才合理。”

这一下苏茹是彻底的懵了,可是那个男子总是在保护自己,给她的感觉就是他便是自己生命中的人。“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

“当然知道,从你一百岁的时候便知道。”

“那你认识我挺早的。”

“是啊,我们都认识一千多年了。”

“一千多年?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有一千多岁了?”

昆吾喝着茶慢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你是魔族公主,当然一千多岁了,当初还一人抵挡九州,不过这些你都忘记了,也好,将当初那些杀戮都忘记。”

“我以前真的有那吗残忍吗?”

昆吾点点头,想了一下又摇摇头,“我就得你不是。”

兴许是真的以为自己以前罪孽深重,坐在桌前双手支撑着叹气,心情莫名的不好,“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九个孩子诶,只不过是八个九凤一个凰。”

苏茹看着昆吾的眼睛,她知道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可是他给自己说这些话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快速地想起来一些事情。

昆吾说着说着眼中竟然泛着些泪花,以前载着她的时候总是在说要他们快一点抓紧时间,不然她会很无聊,要是她还记得的话一定会很高兴,而且会不顾一切地去看一眼,可是现在眼前这个人眼中变现的是不熟悉带着些淡漠,她是自己认定的唯一的主子,也是自己最好的一个朋友。

“什么时候带来给我看看吧。”

昆吾笑,“一定的,等你好了之后你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看的。”

玄墨来到云明的府中很是高调,这是云明故意为之,这可是九州之一的玄皇,与魔族青冥州交好的玄州,谁不让三分?玄墨还是按照一些礼数给云明的父亲与母亲请了一个礼。想着云明一定与玄皇的关系甚好才会如此,这一下对他的看法更加的不同,云影在屋中研习着兵法,他的母亲走近的时候很是气愤,云影笑“母亲这是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去赤丹皇的筵席?你看看那个贱人所生的孩子,都结识到了玄州之皇,这一下又让他扳回了一层。”

云影的嘴角扯起一丝笑容,咳嗽了几声,他生来身子就有些不好,娘亲说是因为自己的兄长是水性才会克到自己,兴许是因为和云明以前在一起的时间过长,水性与火性天生是无法和睦相处的,才会导致自己的身体虚弱,云影也不多说些什么,他向来知道自己的兄长需要些什么。

就好像当初玩耍的时候推自己掉入深坑中导致双腿至今无法行走一样,以前还是无法明白为何他会这样做,后来慢慢明白他的野心之后也终于释怀,总是要有人为他的野心付出代价的,这要这个代价不是他自己就好。

男人之间想要尽快熟络需要的便是酒,只要有酒就一切都好说。玄墨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是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云明不说什么,他知道他最终都会说出来的,他也知道玄皇的出现更加能够成就自己的计划。

看着他有些醉意,云明大笑“想不到堂堂玄皇酒量也那么不堪一击。”

玄墨的嘴角努力扯起一丝苦笑,眼中尽是落寞之情,他想到夙倾现在的模样,要是当初不休她和青倾成亲,夙倾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吧。“你可魔族公主?”

云明得意地笑,终于是要说出口了,云明摇摇头“略有耳闻。”

“你听到的都是什么?”

玄墨看向云明,“毕竟是尊贵的魔族公主,哪里是我们这等蝼蚁之人可以评判的。”

“不要害怕,现在你就算当着她的面说出不好的话她也无可奈何,因为她丢失了自己的记忆,也丢失了自己的法力,你说这是不是一件特别滑稽的事情?当初一人与九州抗衡的人,现在居然被人偷袭变成这个样子。”说着拿起一壶酒一饮而尽。

“只是听闻魔族公主美丽至极,不仅九州就怕是天界也没有哪位仙子能够与她想比,但是法术高强且心狠手辣,所以不大有人敢靠近。”

“哪里是不敢?谁都觊觎她体内的启天珠,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真是天真。”

启天珠自己也有所耳闻,那是盘古开天辟地神斧上的珠子,说来应该与盘古有些渊源,“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运气,不仅有了启天珠还有了鲧的力量,你说这是不是一件特别让人难过的事情?有些人修炼千百年都没有丝毫的长进,而她仅仅三百岁每到的时间便有了启天珠与鲧的力量。”

云明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猖獗,他大概知道今后自己要做些什么,也知道应该怎么样做,至少会比之前预想的轻松得多。又随手拿了一壶酒递到玄皇的面前,“既然如此,应该不仅九州,怕是仙佛两界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伤她了吧?”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猜想一定是被佛界的偷袭了才会如此。”

“怎么会如此肯定?”

“因为仙界是无法伤害她的,她最终·······”说着便倒了下去,有心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喝酒,这样只会醉得更快,这是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云明尝试着喊了几声发现他是真的喝醉了,看来是高估了他的酒量,唤人将玄皇扶到屋中去睡,自己久久没有睡意,大多是兴奋,她就是梦中的她,只要有了她的帮助,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更加的容易,不·他现在不仅只想到此,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只要她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又想到她看着昆普的眼神心中便是十分的疼痛,好像只要有昆普在的地方,她的眼中就只有昆普一人,看来自己想要得到她必定要先除掉那个与自己一同成长的玩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突然很想看看她现在在做些什么,是不是在与昆普谈话,越是这样想越是想要看看,明明知道只是丹穴州的禁术不能随便乱用,可是他还是用了,她正在熟睡,嘴角抹起笑容,这大概才是他最为真心也最为幸福的笑了吧,突然幻镜被破坏,甚至受了一点小伤,“难道是昆普?”可是依照昆普的法术是不足以发现他正在偷窥的。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技术好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好吗
九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长治银屑病权威医院
淄博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