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蛮荒风暴 第四百四十七章 血洗铁甲船

2020-01-14 09:2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蛮荒风暴 第四百四十七章 血洗铁甲船

十几个守卫,迅速倒在了血泊中一命呜呼。

海妖战士海大山反应慢了半拍,然后,就光站着不动了。不是他紧张畏惧,而是船舱内的十几个守卫全都被叶川和小龙儿干掉,想动手都轮不到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

守卫队长艰难地抬起头來看着叶川,气若游丝,五脏六腑都已经被打爆了,竟然还沒死透。边说边伸手向悬在腰间的号角摸去,想要吹响号角报警。结果,好不容易哆嗦着身体把号角举起來,正要吹响,一只大脚冷冷地踩了下來。

“七爷是谁。”

叶川踩着守卫队长的右手,脸色冰冷双眼沒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守卫队长还想挣扎,结果,叶川脚尖发力一碾,守卫队长的腕骨就断了,痛得他浑身发抖。

“七,七爷就是七爷,小子,有本事就杀了我,七爷会”守卫队长声嘶力竭,一句话还沒说完就哀嚎起來,踩在他手掌上的脚越來越沉,如同一座大山。

“想死得痛快一点,就赶紧回答,七爷到底是谁,是什么人。”

叶川看着还嘴硬的守卫队长,冷冷地接着说道:“识趣的就自己说,不要自找痛苦,就算是一个半圣高手,我也有九百九十九种办法让他开口,别逼我动用蛮荒世界早已失传的那些酷刑。”

叶川忧心拓跋小鸟的遭遇,杀气腾腾。他还这沒胡说,身为一尊曾经的遮天大圣,他知道大把刑讯逼供的手段,由不得守卫队长嘴硬,只是看有沒有那个必要而已。

刚刚还嘴硬声色俱厉的守卫队长真的怕了,浑身哆嗦起來,叶川的目光仿佛两把尖刀,直接捅到了他的脑海里兴不起一丝抵抗的念头,“说,我说,七爷是擎天候身边的红人,也是侯爷的谋士和这次行动的统帅。所有铁甲战船的统领,都归属七爷指挥。”

“好,很好,你可以上路了。”

叶川冷冷地点点头,抬脚一股暗劲踩在守卫队长的胸口上,后者就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你”

守卫队长伸手指着叶川,嘴巴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身体却往后一倒气绝身亡。

船舱内,死一般寂静,往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只顾埋头划船的奴隶们,齐齐看了过來,一个个眼神发直。

十几个如虎如狼的守卫啊,就这样死光了。

叶川三人是什么來头。知道七爷是什么人后还敢下狠手,这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有恃无恐。

人们心头大震,满脸的难以置信。

“完了,这下完了,完了”

拓跋熊喃喃自语,一脸绝望。

船舱内的守卫都死了,现在,他完全可以跟着叶川逃出去,但他沒有丝毫激动和兴奋,反而心灰意冷彻底绝望。消息传到七爷那里,自己不仅逃不出这片海域,还将连累女儿拓跋小鸟。叶川虽然厉害,但怎么可能是七爷的对手。

“叶川哥哥,现在怎么办。”

小龙儿走上來,脸色紧绷。

船舱内的守卫好对付,但甲板上的精兵和高手就不好应对了,其中不乏真人境后期的大高手。八百多人一拥而上,三人恐怕吃不了兜着走,要是其它铁甲战船闻讯赶过來,那就更麻烦了。

叶川捡起地上的号角递给小龙儿,沉声吩咐,“很简单,來一个杀一个,來一队就杀一队,吹响这个号角。”

“叶川哥哥,你的意思是”小龙儿很意外。

杀了船舱内的守卫,不赶紧远走高飞,反而主动吹响号角报警,叶川他想干什么。多杀几个士兵泄愤,还是要趁机血洗这艘铁甲战船夺船。

小龙儿紧张起來,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三个人就敢血洗铁甲战船,叶川这是异想天开,还是疯了。

叶川沒有回答,手掐一道法诀,耀眼的青光在阴暗的船舱内闪过,身后突然多了大群邪眼牛魔;青光再次闪烁,多了十几条手持双刀的人面蛇;六翼金蝉、木偶娃娃黑馗也随之逐一出现。

目前,妖兽军团缺乏水系妖兽和两栖战士,无法在水里和敌人作战,但在阴暗狭窄的船舱内,仍然可以发挥强大的攻击力。叶川把青莲空间内的妖兽都召出來,杀机大盛,决意血洗这艘铁甲战船。至于唯一的水系妖兽超级电鳗,那是最后的杀手锏,叶川另有安排。

也许是长时间沒有出來,无论邪眼牛魔和众多人面蛇,都有些憋坏了如狼如虎,杀气腾腾的期待着血战的到來。阴暗狭窄的船舱内,迅速杀气滔天。

奴隶们反应过來,惶恐地缩到船舱的一个角落,一个个面无人色挤在一起。明明船舱内的守卫都已经被干掉了,可以从窗口跳出去逃生,但也许是沒法在大海上长时间飘荡惧怕大海,也许是被士兵们奴役惯了,竟然沒一个人逃生,也沒人上前帮忙反抗。显然,和拓跋熊一样沒人看好叶川三人,认为叶川三人是必死无疑。

沉重凌乱的脚步声,迅速从上一层传來。

“怎么回事。”

“黑头三,船怎么停了。你是怎么干活的,活腻了么。”

士兵们的呼喝声,迅速从船舱外传來,数十个士兵冲了下來。沒等小龙儿吹响手里的号角,就纷纷从甲板上冲下來察看情况。

和在船舱内值守的守卫不同,这些士兵精锐多了,一个个身披重甲手持明晃晃的利剑。

吼,一声低沉有力的龙吟声响起。

小龙儿再次现出魔龙本尊,杀气腾腾,只等走在最前面的士兵一冲进船舱就扑上去。

“小龙儿,你的任务是对付船上的高手,这些普通的士兵交给妖兽军团,來多少死多少,”

叶川伸手按住蠢蠢欲动的小龙儿,双眼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任由众多士兵杀气腾腾地冲进來。

仓促之间,士兵们沒有点起火把,天色沒亮,船舱内黑乎乎的,猛然间冲进來几乎眼前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隐约看见面前黑压压的影子重重。一眼看上去像是上千人挤在一起,再看一眼又感觉不像,感觉怪怪的,本能地心生强烈的危险。

“愚蠢的家伙,一起上路吧,”

叶川冷冷地拍拍手掌,不等士兵们仔细看清楚船舱内的情况,上千个邪眼牛魔就骤然发威了,密集的光柱雨点般倾泻在士兵们身上,把他们的身体打成筛子。

...

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
黑龙江省鸡东县人民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泰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南充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