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行天诛——王者之魂 第二十四章 俩货争宠

2020-01-13 23:3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行天诛——王者之魂 第二十四章 俩货争宠

云儿话音一落,屋内一下寂静无声。

静静的看着悬列于身前的三件神兵利器,少年的眼里已噙满了泪水,

仰起小脸,看向窗外,满盈的泪珠终究还是默默的滑落。

少年瞬间泪奔,稚嫩的声音有些哽咽,对着窗外月色如水的夜空喊道,

“爹!羿儿长大了!你知道吗!天涯海角!羿儿终会找到你的!爹~”

白光一闪,白猿凌空闪出,少年一头扑进白猿的怀里,紧紧抱住,嚎啕大哭。

那么多年的委屈和对父亲无尽的想念,这一刻,都化成思念成河的泪水,奔涌而出。

云儿和渃乔也忙闪身过来,感觉有些着急,左摇右摆,显得可笑,恨自己尖头棱身,不能幻化成人,不能给小主一个温暖而宽广的胸膛,这一刻,他俩是相当相当羡慕白华的。

白猿也不说话,只轻轻的拍着少年略显单薄的后背。

好一个少年蒙羿!忽然从白猿怀里挣脱出来,小手一横,抹了抹涕泪,

“我为什么要哭!我和我爹一样,我可是一个纯爷们儿!我爹斩断左臂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我为什么要哭!”

少年仰头看着白猿,眼神坚毅,眸子清亮。

白猿抬起盈白如雪毛绒绒的手,拭去了少年眼角的泪珠,点了点头。

蒙羿起身,三五下穿上外褂,将龙行刀横挎在背上,从里侧的炕头柜中,拿出娘给自已新做的千层底高帮羊皮系带练功靴,麻利的穿上,轻轻蹦跳了一下,

“走吧!”

少年的脸上似乎又多了几分坚韧和成熟,眼眸中天生的自信和傲然仍给人以力量和希望。

似乎,少年已彻底寻回了全新的自己。

白影微闪,白华已闪身归位,他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少年这是要早起练习攻防之术。

木门“吱吖”一声开了,

天还没亮,月挂西南,夜里的风让人神清气爽。

站在屋檐下,少年略一犹豫,转身却往茅厕方向走去。

练功是必须的,

毕竟这晨尿还是得撒的,

白华,渃乔,云儿不知状况,一呈扇形悬浮在少年的周围,无声的跟进。

三界逆风斩居于蒙羿左侧,凭空悬列,微微发出金色光芒。

渃乔居右,争先恐后,剑身修长,精黑发亮,竟微微凌空自旋。

云影剑,列于少年身后半步之遥,魂力随身,月光映射之下,剑身通体竟散发出滢滢雾状幽亮光芒。

云影剑似乎反应稍快,已止步而悬浮于少年身后十步之遥。

白华和渃乔此时也已明白小主此行的目的,却仍争先恐后互不相让,

夏日清凉,衣浅而短,蒙羿扶了扶背上的木制龙行刀,正欲掀衣解带,掏出一爽。

逆风斩和烈空剑却探头探脑,两侧瞬间跟进,

少年左右一看,有些尴尬,微微低头看了看,手停止了动作,

“这个……”

却听白华怒道:“老二回去!”

少年一惊,膀胱微紧,右手赶紧把那稍显硕大的物事往裤裆里塞了进去,

白华瞧得真切,赶紧解释,“不不不!小主,我是叫渃乔回去!我是老大!他是老二!”

蒙羿有些哭笑不得,偏头看了看烈空剑,又回头瞟了一眼不远处的云儿,

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

“这……”

白华又道:“渃乔!瞧你黑不溜秋那样!你跟来干嘛!我能发光!我在旁边是给小主照亮脚下地面的,也免得小主一不小心把新穿的靴子打湿了鞋面!”

渃乔也不甘示弱:

“我是过来保护主人的,这夏天的黑夜里,万物躁动,万一窜出一条野狗蟒蛇啥的,万一一张口……”

少年又是一惊,本来准备再次想要掏出了那物事的,又不得不塞了进去,

少年望着远方星空,开始犹豫:妳嘛!这尿到底撒还是不撒!

偏头看了看烈空剑,讪然一笑。

渃乔和白华抬杠正来劲呢,

”……万一咬住了主人那啥,怎么办?这时候主人身边如果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你又不能被主人持配,这又如何应对?而且!主人用得着你照亮吗?怎么可能会把新靴子打湿?主人还是童子之身,精阳纯旺,能迎风尿三丈!”

白华一听,感觉很有道理,一时语塞,却也不肯相让,光影一闪,飞到右侧,侧身一撞,两货便干将起来。

蒙羿苦笑,紧走几步,借着月色,跨过田埂,站在乱石谷的河岸边,再次掀衣掏出……

“妮嘛,看来,今天不迎风尿三丈恐怕不得行呢!”

月光下,一净澈水线,临空而下,落入十丈深的河滩,这迎风三丈也是足足有余了。

蒙羿两手一抖,一个激灵,长出了一口气,“哦~啊!”,还是很爽的。

刚刚整理了一下衣衫,

光芒一闪,两货却已迎风两侧而列,探头探脑,

白华:“完啦?”

少年点头:“嗯”

渃乔:“哦,嗯!好!”

两货竟然又探头探脑向河滩下一望。

蒙羿扶了背上的龙行刀,浅浅一笑,转身,“走吧!”

少年心里很清楚,这两货刚才推云儿为老大也是在玩虚的,为了争老大的位置,以后这两货是不会安宁的,得想个辙。

此时,天边彩霞将出,曙光微现,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踏着晶滢如珠的清晨初露,少年寻得院门口青石小径旁一处平整的空地。

取下龙行刀,脱了外褂,将龙行刀平放在对襟小褂之上,

少年一阵冲拳踢腿,揺腕扭胯,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右手便侧向平伸,手心向上,微微一握,

三件神兵利器悟性都很高,瞬间明白主人是在召唤自己,

只听一阵噼里啪啦,叮零哐啷,

一直整整齐齐悬列在旁边观摩的烈空剑,云影剑,三界逆风斩,争先恐后,一拥而上,剑柄刀柄都往蒙羿手上撞。

白华明知主人练习攻防之道不会召唤自己,却也光芒一闪,硬生生将渃乔撞得腾身而起,飘飞到数丈开外,

少年手里的,最终是镶有七彩珠玉、剑格内遁,刃如流云,剑身如影,寒气逼人的云影剑。

渃乔虽有些怨气,却也不再上前与云儿争宠。

云儿毕竟一女儿身,自是体贴细心,知道蒙羿手里没有剑谱,便与主人暗语相通,声音也极是轻柔:

“云影剑入门第一式:风轻云淡,花落无影式。”

“左脚虚步外向侧踏!”

“右臂平伸,剑身一线!”

“弓步直刺,回身后劈!”

“歇步上崩!”

“力达剑尖!”

“环手虚握!”

“剑影飞花!”

…………

少年悟性极好,只三个时辰,便将云影剑一共九式攻防之术了然于心。

稍作歇息,又将已滚瓜烂熟的烈空剑全套共十二式剑法一气呵成演练了一番。

天已放亮,山上树林里的鸟儿已开始歌唱,鸡犬之声在山谷间回荡。

少年停了下来,轻轻擦拭着云影剑,

白猿竟用木勺从屋里舀出一瓢泉水,两手端着,殷殷望着少年,清澈沁蓝的眸子热切而充满了对少年的鼓励和赞赏。

少年接过,“谢谢小白!”

埋头“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这一瞬间,少年背后两丈开外,一个飘忽不定的玄色半透明身影倏然闪过,在院门前一顿,便折向疾速往龙藏峰方向掠飞而去。

烈空剑怎会甘居人后,剑柄顶着一张洁净干爽的手绢,扑然而来,挤在小白身前,毕恭毕敬:“主人!擦擦汗!”

白猿只得后退半步,眼睛直忽闪,“嗯!不错,渃乔,你这就很灵性了!不错!”

院门“嘎吱”一身开了,莫晓霜走了出来。

白猿吓得一个纵跳闪身在蒙羿身后,垂而过膝的手怯生生的拉着少年的衣角。

莫晓霜一手拿着一个半尺长的柴禾,一手提着一个褐黄色布袋,愣了一下。

看着儿子红扑扑的小脸,又看了看一左一右悬列在蒙羿两侧的烈空剑和云影剑,莫晓霜又惊又喜:“羿儿~”

“娘!~”,蒙羿扑进母亲怀里,

烈空剑,云影剑飘忽无声跟进,相伴在侧。

白猿探手探脚,也凑了上来。

莫晓霜摸挲着儿子的头发,欣慰的看着云蒸霞蔚的远山投射出的万丈光芒,轻轻的说道:“我的羿儿!终于长大呐!”

蒙羿拉过白猿的手:“娘!这是小白!是羿儿最好最好的朋友!”

莫晓霜看着眼神温和,浑身雪白的白猿,也是喜爱,竟微微踮脚伸手摸着小白的额头。

小白聪明,怕吓着莫晓霜,也不吱声,只俯首躬身,在莫晓霜手心来回的蹭,感受那种难得的温暖。

蒙羿看着娘手里的布袋,抬起头,“娘,恩人又来过吗?”

莫晓霜点了点头:“嗯!刚刚我正在熬红薯粥呢,忽听见屋檐下似乎有些动静,跑出一看,恩人已把钱粮放在了堂屋门口的木凳上了!我便又跑出院门,正好看见羿儿一大早起来练功!娘很高兴!”

“啊!刚才?”

蒙羿大吃一惊,刚才自己就在院墙边,离院门也就不到两丈之遥,此人无声无息,来去无影无踪,可见此人魂力修为已达虚无化魅之境界,让人赫然。

少年和白猿对望一眼,心想,“怎么小白也没感觉到?难道对方没带兵器,毫无杀机?”

数年来,每隔一段时间,蒙羿家的院子里总会出现一个褐黄色布袋,里面会装有一些米面和一些碎银。

母子俩一直都想知道这位恩人是谁,后来渐渐知道了这位恩人的习惯,除了平时十天半月会来一趟,每逢过节的前几日,必来。

有一年的中元节,娘俩便轮番躲在窗下守候,想看看这位恩人到底是谁。

晌午的时候,靠在窗台边的蒙羿,困得不行,正咧嘴流涎的打盹,猛听得外面“啪!”一声轻响,一小袋钱粮已挂在了堂屋门栓上。

蒙羿大喊一声:“娘!来了!”

母子俩赶紧冲出院门,

除了门口院墙边的一根桃树枝在来回的晃动,四周一片空旷,却看不见一个人。

莫晓霜会把碎银攒起来,在不知道恩人是谁的情况下,它是不会用来贴补家用的,即使日子再清苦。

更让母子俩惊奇的是,每次把褐黄色布袋里的米面吃完,莫晓霜会把布袋洗净,晾晒在屋檐下,布袋很快就会不见,下一次送米面来,竟然还是同样的布袋。

少年蒙羿聪明,有一次,他端了一张小木櫈,一直坐在晾衣杆下,眼巴巴等到布袋晒干,然后立即取下折叠好,放在自己炕头的枕下,睡觉前还特意检查了一遍,第二天,布袋仍然不翼而飞。

至此,母子俩彻底认输,彻底放弃了现场捉住恩人的念头,只是常常焚香祈祷,祝愿恩人无灾无难,趋吉避凶,日日平安。

“羿儿!走吧!回家吃早饭吧!娘熬了粥,还给羿儿烙了鸡蛋饼的!娘知道羿儿练功辛苦!”

“嗯!”,蒙羿咧嘴憨笑,吞了吞口水。

看来,这孩子确实是饿了。

蒙羿接过略显沉重的褐色布袋,渃乔和云儿闪身入地而去。

白猿拿了木勺,身形显得凛然高大,走在后面。

一进院门,莫晓霜便进里屋托了一个小巧的青竹镂空果盘,里面装了些地瓜和花生,给小白端了过来,像是自言自语,

“小白乖!也不知你喜欢吃啥!平日里,我见龙藏峰树上的赤面猴总是喜欢吃地里的花生和地瓜!这些可能也是你喜欢吃的!”

莫晓霜把果盘放在小白面前,顺手取下屋檐下的棉布,轻轻擦拭小白背上的些许泥土。

小白想哭,眼泪汪汪的,此刻竟然想起了云天之外的恩师。

小白泪汪汪的眼睛瞟了一眼蒙羿,

少年却在偷笑。

小白心想,我已是仙形道体,朝食初露,暮饮灵雾,这人间蔬果倒是有数千年未曾受纳了。

抬头看着莫晓霜慈爱而期待的眼神,小白忍不住抓起一个地瓜,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还别说,小白的吃相还很优雅,不吧唧嘴,只是咀嚼的“咵碴!咵碴”,很是香甜可口。

“砰!砰!砰!”

有人敲门,白猿赫然一惊,端起果盘,躬身蹲在了莫晓霜背后藏了起来。

莫晓霜赶紧把白猿楼在怀里,抚捋着白猿背上盈盈如雪的柔软毛发,“小白!别怕!是芩儿呢!”

“蒙羿哥哥~!二娘!”

莫晓霜猜得奇准,果然是芩儿,一大早就来找她的蒙羿哥哥了。

蒙羿拉开木质门栓,一股茉莉花香扑然袭来,芩儿着一身绿缎细褶短裙,并一件白绫齐颈束胸小衣,双眼粉红,面若桃花,脸含笑意,右手提一四棱竹制花漆锦匣,上置齐整四层食盒,左手提一竹篮,篮子里一并放了香蕉,山梨,花生,核桃不一而足。

“二娘!早安!”

芩儿两手不得闲空,便屈身向莫晓霜鞠了一躬,施礼问安。

“蒙羿哥哥!早安!”,芩儿笑吟吟的,有些微喘,毕竟手里的东西份量稍重了些。

蒙羿赶紧接过,“芩儿!谢谢你!你又……芩儿,你总送这么多好吃的来,我~”

芩儿笑魇如花,指了指木匣食盒:“芩儿知道蒙羿哥哥最近练功特别辛苦,叫厨房阿婆给你作了些补气养血的山菇栗子炖黑子鸡,一并合着些二娘喜欢吃的点心送来!”

少年开口,欲再说些客套的话儿,

芩儿却又接过那果篮,绿影一闪,跑过去一把将白猿搂在怀里,欢喜万分。

“小白~!”芩儿的小脸竟在白猿的额头蹭了蹭,抓起一个香甜的山梨,递给白猿。

小白目瞪口呆,瞟了一眼蒙羿,接过那澄黄溢香的山梨。

小白心里是舒畅的,被芩儿搂在怀里,它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为什么还要苦修历劫,就作一只普普通通白猿吧!这样多好!

小白也是够了!这一瞬间便又忘记了云天之外的师父的教诲。

白猿抬头又看了蒙羿一下,眨了眨眼,心想,“小主!你如果没异议的话,这姑娘貌美如花,我好想反嘴给她一个么么哒!”

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
深圳市光明新区中心医院
甘肃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牛皮癣医院吗
南充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