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你们这些NPC 第十九章 脱困(上)

2020-01-14 12:5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们这些NPC 第十九章 脱困(上)

“如果我说是为了正义,你信不信?”坐在泡泡中间的人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也懒得再否认,笑着向孙安问道。

“不信。”孙安耸了耸肩,“正义是个概念,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说是为了正义来杀我的人通常有三种,一是智商有问题,二是认为我的智商有问题,三是想用‘正义’这个概念来隐藏自己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虚伪,你知道随随机应变,不属于第一种,行动小心谨慎,不属于第二种,那就只剩下虚伪了,告诉我,你是不是个虚伪的人?”

二人之间只有几米距离,中间隔着几百个泡泡,像是把他们隔开了几千公里,哪怕拿着枪,子弹也不可能击中那家伙。

“虚伪?大概吧,谁不虚伪呢?每个人不都是带着面具活吗?我说的可不是你脸上那玩意儿,对了,我叫刘斐。”那人指了指孙安脸上的面具。

“还挺有深度,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孙安没有介绍自己,也没什么必要。

“我为什么要杀你?”刘斐想了想,说道,“当然是为了扬名立万,有什么比杀了你更快的成名方式呢?传说中最邪恶、最难杀死的人,杀了你,世上不知有多少人会放鞭炮庆祝,不知有多少人会为我拍手叫好,那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缺了,金钱、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咱们这样的人,还能图些什么呢?”

“还能图些什么?怎么说得跟宫里的老太监似的。”孙安转头看着周围,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怎么?还担心那些追捕你的那些人?他们现在可不会动你,都指望着你带他们脱困呢。”刘斐笑着说道。

“不,我是在找你的同伴。”孙安的视线扫过每一个能看到的人,神情异常专注,也显示出了他内心的紧张。

“我的同伴?什么同伴?”刘斐脸色微变,也开始东张西望。

“不用装了,你已经露馅了。”孙安继续寻找着,可他找不到任何可疑的人。

“先不说我有没有同伴,能不能告诉我我怎么露馅的?你会不会也太多疑了点?”刘斐又笑了起来,笑容有些僵硬。

他又想起了那个人对他说过的话——困住他,无论如何别让他出去,剩下的交给我就行,至于要不要杀他随你,以你的能力大概也不可能真正的杀死他。

“你话太多了。”孙安心不在焉的说道,“我话多,是因为我拿你的泡泡没办法,不管要做什么都得等着泡泡破了,可你为什么话那么多?你肯定不怕自己制造的泡泡,如果真要杀我,现在就能做些什么,为什么要坐在泡泡里和我闲扯蛋?没这个道理。”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就算我真有同伴在这里,你又能怎么样?要能找到你早找到了,要能出去你早出去了,只要我在这里,你就别想走出这扇门。”刘斐挺了挺胸膛。

“看来你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孙安又回过头来看着对方,他找不到,决定不再寻找。

是时候离开了,比计划提前了几分钟,可能不会太顺利,但更安全一些。

“你还呆在这里,已经证明我不是盲目的自信,不是吗?”刘斐得意的说道。

“呆的时间确实有些长,足够我看出你能力的缺点,你不是盲目的自信,但你的能力缺点也很明显,你没办法控制吹出来的泡泡,没办法控制泡泡的移动,也没办法控制泡泡的破灭时间,不能控制泡泡液去腐蚀特定的物体,否则要抓我或杀死我都是易如反掌的事,不能控制是个很大的问题,说白了你就是个蘸了肥皂水的打气筒。”孙安说着站起身来,开始活动身体关节。

“说到不能控制,你的能力才是不能控制的典范吧?你可没资格教训我。”刘斐警惕的看着孙安,他想不出来孙安要如何离开,没有人能撼动他的泡泡,虽然一部分泡泡已经破了,但厅门还被封着,而且他随时可以补充泡泡。

“我可不是在教训你,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话多是为了拖延时间,时间已过,我记住了你有同伴这件事,就算现在死了也不会忘记。”孙安活动好身体,伸手搭在一个泡泡上,“除了不能控制外,你的泡泡还有个弱点,就是以防御为主,我们无法弄破泡泡,意味着泡泡的‘腐蚀’力只有在破了以后才起作用,没破的时候只能用来困人,也就是说,我可以把泡泡当作落脚点。”

他的话仍然很多,仍在拖延时间,同时也在观察,但找寻的不是通往厅门的通道,而是泡泡阵里的容身之处。

刘斐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孙安的语气,太自信,无论这自信是不是装出来的,都有必要加强一下厅门的防御。

他抬手放到嘴前,比出“OK”的手势,对着厅门轻轻吹了口气。

泡泡吹出来了,慢慢飘向厅门,悬在空中,原本封住门的泡泡有些被吹开了,有些被撞破了,又有不少细水珠洒在地上。

回过头,刘斐看到孙安已经站到了一个泡泡上,像是飘在空中一样,看着他,观察着他的行动。

“抛开各种缺点不说,必须承认,这是个方便、实用的能力。”孙安像攀岩一样,又登上了另一个泡泡。

刘斐仰头看着孙安,直觉告诉他孙安要采取大行动了,可他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很困惑?”孙安继续攀爬,等脑袋碰到了天花板,又改成横爬,爬向了厅门的方向,尽管上方也没有通道可以爬到厅门。

“无谓的挣扎只会招人耻笑,爽快一点认输多好,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替你丢人。”刘斐抱起双手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一只撞在蛛上的飞蛾。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孙安终于停了下来,蹲在两个泡泡上,背脊顶着天花板,声音里满是笑意,“别想走出这扇门?嘿嘿,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走从门走。”

刘斐一愣,猛的低下头来看向地面,双眼圆睁,瞳孔却急剧缩小,急忙抬起手来放到嘴前。

可惜他已经晚了,孙安两只脚往前一滑,双手在天花板上用力一撑,炮弹般落向地面。

“嘭!”

-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中医医院
铜陵市中医院
广州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辽宁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临沂知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