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武道玄皇 第七百三十八 挑战

2020-01-13 10:4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玄皇 第七百三十八 挑战

台上的观众见那三个金身罗汉此时,已经停止了动作,因为,控制这三个金身罗汉,也会消耗大量的神识之力,所以那三个黑衣人也不再控制金身罗汉。原本扑朔迷离的局面,此时已经云开雾散。

那些买了凌寒失败的观众,此时都已经垂头丧气,而买了凌寒胜利的观众,无不兴高采烈。

凌寒无锋一挥,对那三个黑衣人道:“你们还是认输吧,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那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神情都有些慌乱。一个黑衣人高声道:“别高兴的太早了,吃我一剑!”说罢,挺剑向凌寒刺来。

不过这一剑,在凌寒的眼中,实在是太慢,与上一场的雁南飞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凌寒轻抖手腕,无锋便落在了那个黑衣人的手腕之上,那个黑衣人发出了一声哀嚎,手中的长剑便掉落在地。

其余的两个黑衣人见大势已去,只得将手中的长剑抛在地上,低头认输。

看台上顿时又发出了一阵欢呼,“凌寒”的名字响彻全场。

看台中央,屠远征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而朱牢头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低声问道:“屠大人,这第三场,可还有更厉害的斗士?”

屠远征心情差到了极点,没有想到,自己煞费苦心,从冥都带回来的两组斗士接连败在凌寒的手下,此时朱牢头又不适时宜的相问,便没有好气的道:“下一场,我不死局没有斗士了!”

朱牢头一听,顿时吃了一惊道:“怎么,不死局不再派出斗士,那这第十场,由谁出战啊?”

“老夫手下还有几个斗士,这第十场,就派他们上场!”陆青菲不动声色的道。

“哦?是陆将军的斗士,不知是将军麾下的哪位斗士,下官是否认得?”朱牢头饶有兴趣的问道。

“说起来,这些斗士本将也刚刚收至麾下,朱牢头定然认得!”陆青菲道,“你看,他们已经上场了!”陆青菲朝着场上一指道。

朱牢头朝着场上一看,果然,一队银甲卫士,已经走上了角斗场,他们的身后,跟着二十余名斗士。

朱牢头定睛一看,不由一愣道:“是他们?”

原来,那二十多个斗士不是别人,正是那些从望乡城中与凌寒同来的囚徒!

朱牢头脸色一阴:“陆将军,他们都是我牢中的囚犯,而且与凌寒同来,他们怎么能是你的斗士?”朱牢头如此说,心中却在盘算,这陆青菲是如何将自己牢房中的囚徒带出的,而且自己的手下没有通报,这简直是劫狱!难道陆青菲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将自己的牢门攻破?

朱牢头虽然如此想,但他并没有声张,只想听听那陆青菲是如何解释。

只见陆青菲从手中拿出一个卷轴,抛给了朱牢头道:“朱大人,这是门主的密令,提前没有与朱牢头打招呼,是老夫的不是!”

朱牢头急忙打开那卷轴,只见那卷轴的底部,的确有门主的大印。朱牢头再看了看那卷轴的顶部,浑身顿时有些瘫软。

那卷轴上明明白白的写道,责令陆青菲处理那些从望乡城带来的人犯。看来,陆青菲就是用这个卷轴,从自己的大牢中提的人,自己虽然掌管这天牢,但有门主的密令,天牢的守卫也无法阻挡陆青菲提人。

“原来是门主的命令,那下官理当遵从!”朱牢头虽然心中大为不满,却也不敢反对。

“既然朱牢头没有意见,那老夫便可宣布开始了!”陆青菲有些得意的道。

那三个金身罗汉此时已经被带下,那三个黑衣人也如同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场外。

凌寒看着那些银甲卫士入场,身后还跟着许多囚徒,而那汪先生赫然就在那些囚徒其中。还有许多熟悉的面孔,虽然凌寒不能一一叫上名字,但凌寒知道,这些人都是与自己同来的望乡城的囚徒,而且他们都与自己并肩作战过。

凌寒不知这些人上场是何用意,但凌寒隐隐的感觉到,这第十场比试,并不是那么简单,难道还是像是第一场那样,不死局再派出一队精英,与这些人对决。

汪先生一脸的无奈,朝着凌寒摇了摇头。

凌寒不知那汪先生是何意,刚要发问,只见一个银甲卫士直接用剑抵住了汪先生,恶狠狠的道:“不准出声,谁说话,就先杀了谁!”

那些囚徒听了,都低下了头,不敢再四处张望。

这时,那个主持人清了清嗓子道:“这第九场对决,十分精彩,凌寒力敌金身罗汉,又取得的一场胜利。这样,凌寒只需再胜一场,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场上又发出了一阵喝彩声。

“不过,这第十场可不是这么简单,现在就有一队人马,准备与凌寒对战,他们就是望乡城勇士队!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对了,他们就是与凌寒同来的望乡城的囚徒!他们此时代表的是彼岸城的斗士!”主持人又高声道。

场上的观众顿时开始交头接耳,

“这陆城主是不是疯了,不死局的斗士都奈何不了凌寒,这几个残兵败将,又怎么会是凌寒的对手?”

“是啊,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一看就是临时拉上来的!”

“你们都没有看出来么?这陆城主真是老谋深算,凌寒与他们同来,又一起战斗过,一定不能痛下杀手,凌寒自己仁慈,但那些囚徒可不是个个都有菩萨心肠,到时,凌寒一旦不能狠心,那就只有失败的份!”一个观众深谙这角斗的规则,高声道。

他一说完,他旁边的观众也明白了这个道理,纷纷点头称是。

“下面,就由彼岸城的陆城主宣布这第十场角斗的开始!”主持人接连两日,遭受了五场失败,他已经对别人胜过凌寒,失去了信心,更不会把希望,放在眼前这二十多号囚徒的身上,便想急急的将这主持人差事卸去,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陆青菲一脸正气的站起身来,朝着四处的看台挥了挥手。

那些观众见陆青菲开始出头,顿时也发出一阵呐喊声,“陆城主!陆城主!”

陆青菲摆了摆手,那些欢呼声顿消。

“各位来宾,各位彼岸城的城民,今日这第十场的斗士由老夫亲自挑选出,只要他们获得胜利,那就可以直接变成自由人!”陆青菲高声道。

那二十多个囚徒一听竟有如此的好事,议论纷纷,必竟,只剩一场就不是那么大的困难。不过他们一想到自己的对手是凌寒只后,都开始打起退堂鼓。毕竟,凌寒目前的修为,他们都是无法逾越的。而且,从心里面,他们也不想与凌寒为敌,毕竟,跟着凌寒,在第一日,他们就依仗着凌寒取得了一场胜利,而此时,让他们与凌寒对敌,这对于大部分的囚徒来讲,实在不是什么好工作。

“各位朋友,今日这不死局对决,已经到了一个关头,不知我属下这几名斗能不能脱离这苦地方,但大家放心,我的这些斗士不到死,是不会退出!”陆青菲说罢,朝着台下的那些囚徒挥了挥手。

那些囚徒都有些无精打采,此时一听陆青菲的话,更加的气愤,因为除死方休这般的恶斗,并不是十分受欢迎。

“你们都没有看出来么?这陆城主真是老谋深算,凌寒与他们同来,又一起战斗过,一定不能痛下杀手,凌寒自己仁慈,但那些囚徒可不是个个都有菩萨心肠,到时,凌寒一旦不能狠心,那就只有失败的份!”一个观众深谙这角斗的规则,高声道。

他一说完,他旁边的观众也明白了这个道理,纷纷点头称是。

“下面,就由彼岸城的陆城主宣布这第十场角斗的开始!”主持人接连两日,遭受了五场失败,他已经对别人胜过凌寒,失去了信心,更不会把希望,放在眼前这二十多号囚徒的身上,便想急急的将这主持人差事卸去,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陆青菲一脸正气的站起身来,朝着四处的看台挥了挥手。

那些观众见陆青菲开始出头,顿时也发出一阵呐喊声,“陆城主!陆城主!”

陆青菲摆了摆手,那些欢呼声顿消。

“各位来宾,各位彼岸城的城民,今日这第十场的斗士由老夫亲自挑选出,只要他们获得胜利,那就可以直接变成自由人!”陆青菲高声道。

那二十多个囚徒一听竟有如此的好事,议论纷纷,必竟,只剩一场就不是那么大的困难。不过他们一想到自己的对手是凌寒只后,都开始打起退堂鼓。毕竟,凌寒目前的修为,他们都是无法逾越的。而且,从心里面,他们也不想与凌寒为敌,毕竟,跟着凌寒,在第一日,他们就依仗着凌寒取得了一场胜利,而此时,让他们与凌寒对敌,这对于大部分的囚徒来讲,实在不是什么好工作。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预约挂号
定西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有治癫痫病的吗
肇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潍坊癫痫病权威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