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永夜君王 章二四一 第十三枚印记

2020-01-14 11:0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夜君王 章二四一 第十三枚印记

安文脸色大变,仿佛也有所感应。他拿出一块材质不明,但闪着金属光泽的板状物,一眼望去只见上面明明灭灭,若细细分辨,那光纹像极了一个一个符文,似乎在解构什么深奥的原理。

千夜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鲜血长河吸引,他轻松溯源而上,很快就接近鲜血长河的源头。他有所感觉,这次鲜血长河的异常变化,就是出自源头。

当他捕捉鲜血长河源头信息的时候,忽然同时感觉到许多极为强大的意志也将注意力投注过去,然而那些意志却不是血族的强者!

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解释的感觉,也是按照常理不应该存在的情况。然而千夜却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安文的动作也能做为旁证,也就是说,鲜血长河的这次震动,不仅只有血族能够感知。

鲜血长河的震动之强毋庸置疑,就连千夜自己晋阶大公,所引起的动静都远远不及,与之相比,不过是激起一片小浪花而已。

一个念头飞快地从千夜心中划过,难道鲜血长河的这次异动触动了世界底层规则?

他仔细辨别了一下那些强大的意志,其中有的十分熟悉,比如那道强横霸道、舍我其谁的意志,分明就属于青阳王张伯谦。而大多数意志则是模糊不清,只能够知道有那样一个存在。显然,那几位大君天王级强者并不打算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即使被发现了,也不想被确认。

千夜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但是即使他的力量提升速度堪称永夜第一,此时在那些强大意志面前依然不够看,更不要说防范什么了。

千夜很快就驱除了不必要的杂念,潜心继续追溯鲜血长河的源头,哪怕只是接近,也能够感觉到那种浩大与恢宏,甚至远远超过一个大陆。当年千夜修为不够,对鲜血长河的体悟不深,如今他已在至境门外,再来体会鲜血长河,只觉感知所到的尽头,依旧是一望无尽的波涛,根本看不到边际。

鲜血长河的涌动越来越猛烈,悄然之间,投注过去的意志又多了几个。看来一些原本隐居或是有要务在身的天王大君,都觉察到了这非同寻常的异动。

所有人都在等着,等待着下一步的变化。

就在这时,新世界黑日山谷的中心天坑中,原本已经若有若无的黑火忽然之间又变得猛烈。暴涨的火焰一下子将几名正在探查的魔裔强者卷入,瞬息间就将他们烧成飞灰。

永夜世界中,千夜的感知越过一个又一个强大意志,小心翼翼地探向鲜血长河的源头。越是靠近鲜血长河的源头,阻力也就越大。可是想要看清楚那里发生的变化,就只有靠近到一定程度才行。

转眼之间,千夜就越过大半的强大意志。这个位置已经相当接近真正的源头,可是千夜却感觉犹然行有余力。他看看前方仅有的五个强横意志,犹豫着要不要再往前一步。

千夜能够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意志关注到自己,不过都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如果他学着那些意志模糊自己气息的方式能够奏效,就不用太过担心,如果不生效,那恐怕早就暴露,再想隐藏也没什么用。

千夜把心一横,又往前移动,越过两个意志,方才达到极限。此刻他前方仅剩两个强横意志了,明显一个是魔皇,一个是蛛后。

千夜知道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实力已是至尊之下第一人,只是因为鲜血长河也能算是他的主场。

其他种族的天王大君需要先穿透世界规则,找到鲜血长河的力量波动,才能溯源而上。像安文这样力量不够的,就只能依靠特殊设备进行观察。千夜却没有这个麻烦,他与血河的涌动自然同频。

在这个位置,已经勉强可以感知到源头。环绕着源头,十二枚鲜血印记在缓缓旋转。其中大半印记已经暗淡无光,有两个更是若有若无,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消散。

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番景象,千夜仍然忍不住暗自叹息。

鲜血长河的涌动渐渐平静,可是水面下的暗流却更加汹涌,似乎正在孕育着什么。所有的意志都不再分心,全神贯注于这罕见的一刻。

在几乎所有当世最强者的注视下,鲜血长河突然咆哮,源头处甚至掀起了一道浪墙,排山倒海般向下游压去。

在源头处,一枚印记忽然跃出,高高飞入虚空,然后放射出阵阵波动,刹那间传遍无尽虚空,似是在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它徐徐落下,加入到十二枚鲜血印记中间,与它们共同旋转着,就似原本就该如此。

那枚印记,千夜从未见过,他更是好奇究竟是谁,点燃了这枚全新的印记。

熔岩古堡,哈布斯张开双眸,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而魔皇则是怔了片刻之后,方道:“这个……怎么会是这样?”

哈布斯神色有些古怪,道:“最靠近黑暗本源的第十三氏族印记出现,你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吗?”

血族消失已久,甚至开始让人怀疑是否存在过的第十三氏族印记出现了!一时之间,虚空中暗流涌动,众多顶级强者都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各自惊讶过后,又各有心思。

与规则的变动比起来,那枚印记所展现的力量并未到大君级别,也就是说血族在这敏感时刻出现了一名位阶为加冕亲王的新生始祖,反而变得不是那么显眼了。

印记点燃,鲜血长河渐渐隐没,又消失在虚空深处。

在千夜感知中,第十三氏族印记又有所不同。此刻,他已经知道,一枚印记,代表的是一个体系,一种力量道路,并且可以调动鲜血长河的部分力量。

也正因此,血族的加冕亲王在整个永夜都是独一无二,其中强横者完全可以正面迎战大君。哪怕是霍华德这样精于各种辅助手段的加冕亲王,也能和同族大君周旋多年。

在第十三氏族的印记浮现后,以往关于这一部分缺失的知识也开始出现在传承记忆中。

千夜发现,这枚新生的印记和帕斯氏族的有些类似,是血族古老氏族中最为接近黑暗源点的两大印记之一。但帕斯氏族印记中记载着鲜血长河中最广阔的道路,有完整且彻底开发血族鲜血之力的方法。

而第十三氏族的印记中,几乎没有多少鲜血之力痕迹,看上去全都是黑暗原力。相比之下,它更为纯粹,纯粹得都有些不象血族印记了。

黑暗原力有种种变种,表现在力量谱系上,就是不同种族有着不同区间,虽然也有特殊情况,但是对绝大多数来说那就是规则。而各大黑暗种族早就在无数年的进化中发展出了适合自己的道路,比如魔裔的魔气和血族的血气,无属性的黑暗原力反而难以驾驭。就像通向山顶有许多条道路,而在道路之外也不是不可以攀援而上,只是会有说不出的艰辛。

看到这枚印记,千夜就有些明白当年第十三氏族为何会消失。身为血族,不强化血气,总归是事倍功半,渐渐会被淘汰。虽说当年第十三氏族的直系血裔突然消失,仍然是个不解之谜。但就算他们活到今日,也会势微,就像那些各种原因暗淡之后,就再没有被点亮的印记。

在印记的最深处,千夜隐隐感觉到一缕熟悉气息,那是夜瞳。以如今血族的局势,也难有其他人选能够成就加冕亲王了。

千夜收回感知,静静地想,自己也得加快了。

安文若有所思,手上板面的符文闪烁也已经平息下来,他计算片刻,道:“血族又新生了一位始祖,很大可能是夜瞳陛下。没想到议会派出那么强的队伍,还是被她成功晋阶,不愧是觉醒的上古大人物!”

千夜叹了口气,道:“希望是她。你走吧,不过,我就算离开了萨尔菲斯,也会去其它魔裔领地的。”

“对战士来说战死沙场是他们的归宿。只是萨尔菲斯这里都是平民,他们早就厌倦了战争,也不擅长战斗。屠杀他们没有意义。”安文平静地道。

“也许吧。”

在临走之前,安文忍不住道:“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后面的行程吧,我并不是因为你要去魔裔领地才这么说的。你发现的家族图谱的关联是我族最高机密,就连那些家族自己都不怎么清楚其中意义,这也是陛下亲自关注的要事之一。现在陛下杀你的理由又多了一个,单凭火之冠冕的情面,未必能拦得住他了。”

千夜的脸色却有些古怪,“火之冠冕……或许也是我的敌人。”

安文一愣,随即像是明白过来,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却最终没说什么。

千夜也不太想从安文那里再听到什么解释,冲他点点头,一跃而起,进入虚空。

黑日山谷,无数永夜大军在山谷中列阵,等候着决定时刻的到来。天空中,永燃之焰隐于苍色火焰内,俯视着不远处的巨大天坑。

那里本有冲天黑火,但是此时此刻已经看不到丝毫火焰,就连热意都感受不到。整个山谷都变得冰冷。

一名魔裔强者飞到永燃之焰面前,道:“陛下,先导部队已经准备好了。”

永燃之焰看了看下方大军阵列最前端的一群战士,点头道:“好,让他们进去。”u

自治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上地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那家医院好
遵义癫痫病去哪治
芜湖重点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