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全能照妖镜 第953章 偶像的光环(第三更、万)

2020-01-14 13:09: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能照妖镜 第953章 偶像的光环(第三更、万)

轰隆隆!

随着第三次的爆炸响起,赵楚虽然头晕耳聋,但如释重负。压在他身上,简直和山脉一样重的三层铠甲,全部被咬碎。

赵楚咬牙切齿,翻滚着离开原地!

痛!

脸上火辣辣的痛,赵楚发现自己嘴都被烫歪了。

当然,经历过熔炼天麟臂的痛苦,这些伤势,只是皮外伤。

两天后,赵楚修为一旦回归,便可以恢复伤势。

只是,赵楚被烫毁的脸,却只能等突破到天择之后,再依靠庞大的真元力去修复。

想在元婴境恢复容貌,以及脸上的疤痕……不可能了。

伴随着第三次恐怖的爆裂声落下,庞大的暗苍狼,直接被粉碎了半个身躯。

头颅!

前爪,以及前半个身躯,彻底被炸成了齑粉。

轰隆!

随后,暗苍狼残留的尾部,才重重摔落在地上,地面都颤了颤,可想其体重之庞大。

呼!

赵楚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仰头看着天空,也不知道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丛林太茂密,这里常年不会有光照耀进来。

虚脱了!

其实赵楚在使用过天麟臂之后,就已经是虚脱状态,一个小孩拿把刀,跑过来都能斩了自己。

这还是修炼了洪断崖的口诀,否则以赵楚原来的水平,去冒然催动天麟臂,极有可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毕竟,天麟臂是能轰碎虚空的天宝,是有资格伤到玄始境的恐怖存在。

“这红毛狼,也真是蠢的一逼!”

“如果是北界域的凶妖,一定会想办法,先爆了我的头。”

随后,赵楚又是一阵后怕。

说起来,这红毛狼,也真是蠢的可怕。

第一次被崩碎了牙,炸了半个脑袋。

第二次,它不长记性,还往同样的位置咬。

第二次吃亏,还不够。

还要咬第三次!

你说说,你这行为,不是找死是什么?

“北界域的凶妖,到底是什么来路?仔细想想,我怎么越来越觉得,那些凶妖,更像是人族呢!”

“虞白婉,太仓北!”

“这两口子将妖域当后花园,那些并不像凶妖的凶妖,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为什么,赵楚突然就回想到了北界域。

其实他来苍穹乱星海闯荡的时间,还没有过去一年。

但时时刻刻身处于危险的边缘,每一秒都在战斗,每一秒都在厮杀,使得赵楚有一种回首已过十年的错觉。

或许,时间对于每个人的意义,确实是不一样吧。

对于一个凡人,不到一年时间,只是一场春夏秋冬。

而对于赵楚,却经历了几十次的生死绝杀。

……

“喂!”

“你,你还活着吗?”

过了一会,赵楚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不对,是有人在捅自己,捅的剧痛。

“朋友!”

“说到底,我是救了你的命,可不可以轻点。”

“你再用木棍痛下去,我就死了!”

“咳!”

赵楚猛地一声咳嗽,嗓子里全是淤血。

这女修士哪都不捅,非要捅赵楚的心脏。

他目前可是一个凡人,对面的姑娘,乃是堂堂天择境,一口气就能吹死自己的天择境。

放在北界域,赵楚目前就是最底层中的最底层。

这姑娘,实力要超越最强的沉府升。

这是什么样的鸿沟。

理论上,天择境在凡人眼中,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神抵。

“啊,不好意思!”

女修士连忙扔了木棍。

她还有些委屈,生怕弄疼这刀疤,自己都没有敢用力。

“咳、咳……还好!”

“你是天择境,我是凡人肉身,力量不对等,不怪你,别碰我就行!”

赵楚咳出不少淤血,终于是能勉强坐起来。

这木棍,也不是凡品,完全可以炼制元器。

赵楚没有被捅死,已经算命大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无尽丛林!”

“还有,你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从天而降,还有这么多宝贝。”

“你是黄陵海的人?还是地齐海的人?”

见赵楚能坐起来,应夏风便有些警惕的问道。

当然,他倒也不担忧赵楚的实力,只是好奇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咳……你这问题,还真多!”

“我是地齐海的人!”

“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得罪了仇家,被废了浑身修为,无意中逃到这里。”

“为什么会有铠甲,是因为宗门被屠杀一空,那三件铠甲,是所有的宝物,现在全没了!”

赵楚苦笑一声,随意扯了几个谎。

其实在苍穹乱星海,四大海域的修士,都有特殊的气息。

但也不怪应夏风看不出来,赵楚目前一介凡人,任何气息都没有,鬼才能判断出来。

“原来你是地齐海的人,如果是这样,倒也能解释的通!”

“我是黄陵海的修士!”

随后,应夏风道。

“嗯,前辈有礼了!”

赵楚勉强抱拳一拜。

面对天择境,他理应称呼一声前辈,虽然两天后,赵楚弄死她,一指头足以,但戏要演足。

“呀,我可不是什么前辈!”

“在我们应离元宫,天择境也只是普通弟子而已!”

应夏风第一次被人称呼前辈,一张脸还有点羞红。

“哇!”

“你竟然来自……应离元宫!”

“好厉害!”

闻言,赵楚收缩瞳孔,忍着剧痛,做了一个夸张的震惊动作。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演技炸裂。

对于普通修士,如果听到应离元宫还不震惊,那才不正常。

“哼,知道就好!”

赵楚的表现虽然有些浮夸,但作为应离元宫的一员,应夏风还是一脸的骄傲。

而赵楚舔了舔嘴唇。

应离元宫。

说起来,自己那个脑残粉,似乎叫应离穷的家伙,就是应离元宫的三弟子。

随后,赵楚仔细看向应夏风的手腕。

果然!

应夏风的手腕处,也纹了一个很秀气的字……楚!

没错。

赵楚猜测的没错,眼前这个天择境的丫头,也是赵楚神宗的一员,也是他赵楚的脑残粉一枚。

应离穷曾经自豪的展示过他手腕的纹身。

那个‘楚’字,就是他们赵楚神宗的标识。

原来是自己人。

一瞬间,赵楚念头通畅,似乎连呼吸都轻松了不少。

“我叫应夏风,是应离元宫大师姐的贴身侍女,虽然你也是无心之举,但毕竟救了我的命……咦……你看什么呢?”

应夏风知恩图报,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刚准备问问赵楚接下来的打算。

可这家伙,却盯着自己手腕一直看,那两颗眼珠子,还散发着诡异的光泽,配合着一张丑脸,着实令人不舒服。

“那个……字?”

闻言,赵楚指着应夏风手腕的字。

“字?”

“这是我们赵楚神宗的标识,你是地齐海的人,应该知道赵楚这个名号吧!”

应夏风抚摸着楚字,平静说道。

“啊?知道,知道!”

赵楚连忙道。

“也对……赵楚英俊潇洒,实力强大,别说地齐海,就是整个苍穹乱星海,又有谁不知道他!”

“武力战败左宆罗,丹道战败洞虚境南休城,他已经是整个苍穹乱星海年轻人的标杆!”

“在赵楚面前,什么飞升者,根本就不够看!”

“而且,赵楚的容貌,也是俊朗无双,试问哪一个少女能不动心。我们所有人所幻想的未来郎君,都是赵楚的模样。”

“如果我也能亲自见一面赵楚,那该多好!”

提起赵楚,应夏风的瞳孔,竟然还有些水汪汪,脸庞都一阵娇羞。

“而且你有所不知,我们赵楚神宗的创建者,就是应离元宫的大师姐应离悲。”

“大师姐她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辈子除了赵楚,谁都没有资格迎娶她。我相信以大师姐的魅力,一定会得到赵楚的垂青。”

“他们二人郎才女貌,只是缺少一个相识的机会。”

“不过三师兄应离穷目前就在丹青净地,他带着我们赵楚神宗所有成员的梦想,应该是已经见到了赵楚!”

果然!

哪怕再不善言辞的人,在提起自己偶像的时候,都会口若悬河。

应夏风明显就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但谈起赵楚,眉角飞扬,眼神里出隐含着坚定的炽热。

力量!

这就是偶像的非凡力量。

“哈哈,谬赞谬赞,不敢当,不敢当!”

赵楚打了个哈哈,连忙摆摆手,一副惭愧的礼节模样。

“咦?”

“我赞美赵楚神宗的标杆楷模,你在这谬赞什么?你不敢当什么?”

闻言,应夏风满脸不高兴。

这种表情赵楚在前世也见过,当你在无意中侵犯了脑残粉的偶像之后,这些人翻脸后,连亲妈都骂。

对!

就是这种表情,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唯独不可以侵犯我的偶像。

……

也许,是时候装逼了。

赵楚嘴角勾起一个足够邪魅的弧度,他抬头,45度角仰望虚空,做出一个明媚的忧伤表情,同时尽可能保持着面部肌肉的松弛,彰显着身为偶像的骄傲。

虽然浑身痛到痉挛,但赵楚还是艰难的站了起来,小破袖一甩,满脸的高深莫测。

为了偶像之荣光。

痛算什么。

你们的偶像这么努力,你们难道不该感动到痛哭流涕吗?

固然,你们的偶像,如今出了点意外。

但偶像,终究是偶像。

就让我以偶像之名,替你们这些孩子,洒下脑残之荣光。

祝福你们……永远崇拜我。

“应夏风姑娘,不瞒你说……其实我姓赵……名……”

赵楚特意叫出了应夏风的全名。

堂堂偶像,能记住刚刚才认识的粉丝全名,那一定会令她疯狂。

“咦,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都伤成这样了,还要站起来干什么?还插着腰,你是要干什么?”

“你姓赵……难不成你也叫赵楚?同名同姓?”

“哼!”

应夏风简直难以理解。

你明明站都站不住了,还甩袖子,歪嘴丑脸不说,还要笑。

神经病啊。

赵楚一愣,他虽然被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但应夏风还是扶着自己坐下。

能看得出来,应夏风有些对赵楚的愤怒情绪,毕竟,自己不光打断了她崇拜偶像,还说自己姓赵。

赵楚清楚,脑残粉的脑回路不一样,别人和他偶像一个姓,有时候也是一种侵犯。

但应夏风本质是单纯善良的。

她连忙从乾坤戒里拿出疗伤药,帮赵楚敷药。

说到底,赵楚也是救过她的命。

“唉,看来说不清了!”

随后,赵楚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脸!

自己这张脸,先是被虚空裂缝划了一道,最后有被暗苍狼的血腐蚀,现在嘴都是歪的。

益阳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乌鲁木齐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南阳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