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天恒秋月 第15章 奇门遁甲

2020-01-14 11:2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恒秋月 第15章 奇门遁甲

娄清月与苗青山醉酒后就地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三天,等他们再醒来时,娄清月突然大叫一声:“遭了!遭了遭了遭了……”

“大清早的,你瞎叫什么!扰人清梦!”白发老人苗青山说道,这话声还带着睡意,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嘴里还像婴儿般嘟囔着,这样子真像一个可爱孩子!

“我们睡了多久了?怕是一整天了吧!”娄清月说道。

“嗯……以我的经验来看……怕是三天了吧!啊,三天了……”苗青山说道,似乎还带着酒味儿!

“天啦!前天!不行,我得赶紧走,曼儿……唉!喝酒误事啊!”娄清月说着爬起来正急着要走,突然发现有人拉着他的腿,他回头一看,简直要崩溃了!

“喂!老头,你拉着我的腿干嘛,你快放手,我得赶紧去找曼儿!”娄清月很着急,也很无奈!

“别走,再……再陪我喝……喝喝上三天三夜……啊,三天三夜!”苗青山抱着娄清月的腿,头枕在娄清月的脚上,依然呼呼的睡着。

“啊!……臭老头,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我的曼儿现在有危险?我要去救她!你快放手!”说着,娄清月摆脱老头继续走,可刚走了一步,另一只脚又被老头抱住。

“啊……”娄清月简直被他逼疯了!

“你到底想怎样!”娄清月叫道。

“再喝……”

娄清月看着那老头的样子,想道:“这可怎么办,这个死老头,紧紧抱住我,这怎么有的脱,得想个办法……”

“诶!有了!亚努婆婆,你怎么来了?……”话音刚落,只听到苗青山迷迷糊糊说道:“亚努婆婆,她来干嘛……”

时间停顿了一秒钟,苗青山突然一跃而起,大叫道:“亚努!亚努来了,在哪呢在哪呢……”他像个活泼乱跳的孩子一样。

娄清月看他这个样子,哈哈大笑了几声:“骗你的……”

“臭小子,你竟然糊弄我老人家……”苗青山手舞足蹈地说道。

“嘿嘿,不陪你玩了,我走了……”说着,便转身离去,可他刚到门口,却见那苗青山站在门口处说道:“你个小娃娃,不陪我喝酒,就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娄清月惊叹道:这老头功力果然深厚!

但是又急于离开,便打算制住他,可是,才刚刚几招,娄清月便眼前一亮,只见眼前是一片茫茫大漠,阳光特别刺眼,娄清月口干舌燥,急需一壶水来解渴,要不然就要晕倒,就在这时他看见徐曼璐站在他眼前,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激动的叫了一声:“曼儿……”

正欲用手去抓住她,徐曼璐突然变成了苗莲儿,也同样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娄清月说道:“你怎么……怎么来了?”就在这时,那小医仙露出可怕的笑,笑着笑着又突然变成了传音使者!

娄清月一看便又气又激动道:“你把曼儿弄到哪里去了?”那传音使者只是坏笑,不说话。

娄清月便冲过去一拳把他打倒,带他准备再出拳打他时,这传音使者突然又变成了娄清月的父亲!

娄清月一看,赶快伏地叫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只见他父亲奄奄一息的样子说道:“你,你母亲她……”还未说完,就一命呜呼了!

娄清月哭着喊道:“父亲!父亲!……”

突然,他父亲变成了一堆枯骨,从里面怕出了很多老鼠,这些老鼠速度很快,一下子都钻进娄清月的衣服里,娄清月特别难受,满地打滚,大喊大叫!

苗青山看着娄清月满地滚,站在那里哈哈大笑,原来,这是他使用奇门遁甲制造出来的幻术,娄清月就是因为中了招才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老头看娄清月难受了一会儿,便双手合十,说了一句:“解!”

“解”字说完,娄清月便停止了,娄清月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眼睛望出去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站在那里诡笑!

他快去站起来道:“怎么回事?你这鬼老头使什么阴谋?”

苗青山笑道:“哈哈哈!小娃娃,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怎么去救你那个什么曼儿呢!”

“明明是你使诈!”娄清月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这娃娃真有意思,打不过我便是我使诈,明明是你技不如人!”

“我……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要离开!”

“离开!离开!你不要太执着嘛!你看,在这里陪我老人家,有酒有肉,与世无争,多好啊,何必去管那什么曼儿啊快儿啊的!”

“不行!我必须去救出曼儿,就算付出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唉……”苗青山叹了一口气道:“这样吧,你可以离开,但是以你现在的仙法无疑是送死!你要是死了,谁去救你的曼儿啊?”

“这!”

“不如这样,你陪我喝三天酒,我帮你救出你那个什么……噢!曼儿!”

“你如何帮我?”娄清月问道?

“三天一过,你自然知道!”苗青山说道。

“你也太不靠谱了吧!万一我们一喝又睡三天,你又要喝,又睡三天,然后又三天,那你不就把我坑了吗?”

“放心,这三天,绝不喝醉,只要三天一过,你就会知道。”

“好!我相信你,老头,不许耍赖啊!”

苗青山笑着点点头!

娄清月突然想道刚才中幻觉时的情景,不免有些难受,但又很奇怪,这到底是什么功夫,便问道:“喂!老头,你刚才对我使用的是什么招式?为什么我会看到奇怪的画面!”

“那是我用奇门遁甲之术所制造出来的幻境,也称幻术,专门用来控制对手的思想!”

“难怪刚才我……”娄清月想道刚才的画面就很难受,故此不说了。

“哈哈!小娃娃,是不是很难受?”苗青山故作神秘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哈……这种幻术不仅能使人产生难受的感觉,而且还能让人自杀!”

“这么厉害?难道没有破解的方法吗?”

“当然有了,要是没有,万一种了这种幻术,岂不是等着任人宰割!”

“那你快教我,免得你又对我施那个什么幻术,又要控制我的思想!”

“哈哈!你这娃娃,就是猴急!你放心,既然你答应陪我再喝三天酒,我自不会对你再施此术。但是,这世上可不是只有我一人会施此术,我之所以不让你急着离去,就是怕你遇到这样的高手,你不懂此术,必然会性命难保!”

“这么高难度的幻术除了你,竟然还有别人会?”娄清月问道。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会此术者岂能只有我一人耳?”

“噢!那你快教我破解之术啊!”娄清月猴急的说道。

“莫急!要想学习破解之法,必须先要学习奇门遁甲之术,不过,这奇门遁甲渊源流长,博大精深,想要熟练掌握,没有几年时间是不可能的……”

话音未落,娄清月就急了骂道:“喂!臭老头,你是想要我在你这呆上几年!你也太毒辣了吧?”

“哈哈哈哈哈……你这臭小子,就是猴急,我有说过让你在这呆几年吗?”

“你刚才说必须得几年!”

“莫急,今日我就先教你一些简单的皮毛,日后你自己慢慢练习!”

“噢!你早说嘛!吓死我了你!”

苗青山笑而不语。

“这奇门遁甲乃黄帝大战蚩尤时偶得的一部奇书,就凭这部书便打败了强大的蚩尤,才有我们现在的时代……”

老头才讲了几句就被娄清月打断了!

“喂喂喂!老头,你这样讲下去怕是一年也讲不完吧!你直接讲怎么用!”

“你这臭小子!就是猴急!好好好!我们说正题!这奇门遁甲分为奇、门、遁甲三部分。奇指的是乙、丙、丁,分别对应日月星;门指八门,即开、休、生、伤、杜、景、死、惊;遁甲指六甲旬首遁入刘仪即戊、己、庚、辛、壬、癸。”

“这部奇书最早有一千零八十局,后经姜太公压缩为七十二局,再到后来由汉代张良改造成十八局。这部奇书可以说是涵盖了天文历法、战争谋略等各个方面。”

“噢,我明白了,你们南花寨那么多机关都是根据这部奇书布置的吧?那为什么能制造幻术呢?”娄清月问道。

“之所以说是奇书嘛!当年,我们族人的先祖根据这奇门遁甲在整个南花寨布置了迷宫。而且,后来经过与仙法结合,创造了这高深的武学秘籍奇门遁甲幻术,而我,也只是学习了皮毛而已。”

“什么!你就学了皮毛就能被人成为奇门遁甲仙人!那要是学到了精髓,岂不是真的成为神仙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自奇门遁甲问世以来,就没有人能学到精髓,都是皮毛而已。先不说奇门遁甲,就这幻术,要是能学得通透,足可以无敌于天下了!”

“那该从何学起?”娄清月问道。

“首先,你要学会如何施术,施术首先是要学会施术的手势,手势是利用双手十根手指组合出不同的姿势形式。这些手势分别对应的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是对应天干地支,共二十二种单个手势,但是,这二十二种单个还可以个个组合,这就有千万种不同变换了!”

“这么多?”娄清月惊道。

“所以要经过经年累月的练习嘛!来,我先教你基本手势。”

娄清月跟着苗青山学习发动幻术的手势,他的确是少年天才,很快就学会了,苗青山也为他惊人的学习能力感到很惊诧,也感到很欣喜。

基本手势学会了,苗青山对娄清月说道:“接下来就是会意。”

“会意?什么是会意?”娄清月问道。

“会意就是对此门秘诀的领会。”

“对!秘诀,就是本门武功心法口诀。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能把这门幻术掌握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领悟了。”

说着,老头掏出一本秘籍递给娄清月,娄清月看着破旧书皮上写着《烟波钓叟歌》,他翻开泛黄的书卷,只见上面写道:“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

“这是什么意思?”娄清月问道。

“这就需要你自己去领悟了。”

“苍茫山上千秋雪,渺渺云中一清月。行来问却有几回?安能与世相决绝!”

苗青山听着娄清月的解析,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暗道:“这小子果然悟性极高!”

“不知道我说的对与不对?”娄清月看着苗青山问道。

“对与不对,只有你自己去分辨,我不是说过了,各人自有领悟,你认为对就对,你认为不对就是不对。”

娄清月思忖了一会儿,继续看《烟波钓叟歌》:

……

三至四宫行入墓,八九高强任西东。天四张不可挡,此时用事有灾殃。……

娄清月看着这泛黄的书页上的烟波钓叟秘籍,都内心似乎慢慢开窍了。于是,他通过感悟与施术手势结合,渐渐能使出一些基本的幻术了,就这样他慢慢忘记了自己的所在,甚至忘了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叫徐曼璐的人!

苗青山被眼前这个天才惊叹,而娄清月却渐渐进去了自我的状态,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一人,他也忘记了时间,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他竟然毫无知觉!

直到某一时刻,娄清月使出的幻术竟然赶上了苗青山,这白发老头简直被这英俊的年轻人折服了,没想到月余时间的修炼竟然快赶上他几十年的功力,要知道这苗老头可是曾经被人称为奇门遁甲仙人的人!

这个时候,苗青山看娄清月幻术之功的基础完成,便将破解之术予他相传。

这个时候娄清月突然问苗青山道:“今日何时,三天到了吗?”

苗青山先是一愣,紧接着说道:“过了一日了!”这老头撒谎的功夫也挺厉害的。

娄清月如此聪明绝顶之人,此时竟然糊涂,傻傻的回应了一个“噢”字。

苗青山趁此时机拿出美酒好肉,说道:“来!喝酒!”

娄清月一看到酒就命都不顾了,岂能不痛饮为快!

两人都是嗜酒如命的人,此时,娄清月却对苗青山说:“老头,喝一坛得了啊,别又醉三天!”

苗青山一听,哈哈大笑道:“噢呵!我可没有逼着你喝!”说完,继续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娄清月看着苗青山,突然偷偷一笑,这一笑笑得那么奸邪,一看便知他就要打什么鬼主意。

苗青山只是沉浸在美酒之中,并没有察觉。

突然,苗青山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醉梦楼里喝着花酒,一群年轻美貌的女子围着苗青山卖弄风骚,就在这时,其中一名女子把苗青山推倒在床上,脱光了衣服,那女子露出白皙温润的肌肤,两个酥胸贴着苗青山,苗青山顿觉全身酥麻,胸中一股热流忽的充满全身,面红耳赤,无不快活风流。突然,苗青山被人一个耳光从这快活风流中扇醒!

苗青山睁开眼睛一看,年轻时的亚努!他吓得滚下床来说道:“亚努,你怎么来了?”

只见那亚努突然哈哈大笑,苗青山问道:“你……你,笑什么?”苗青山有点胆怯的说道。

但是美貌的亚努依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亚努却又变成了一个男人,还是继续在笑,苗青山定睛一看,娄清月!

“你个臭小子,你你你,你竟然拿我开玩笑!”

“哈哈哈哈……老头,温柔乡里可风流?啊哈哈哈哈……”

“你个臭小子!你!竟然趁我不备对我施幻术,看我这招!”说着双手不停的施术。

娄清月突然自己挂在悬崖峭壁上,左边是徐曼璐,右边是小医仙,他们都被绳子绑着,绳子那一头,是大老板传音使者命人用手拉着,他对娄清月说道:“娄清月!你只能救一人,你自己选择吧!”

娄清月想两个都救,但是他不能,他只能救一个!

可是,该救谁呢?一个是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人,一个是救他性命,并且爱他如生命的人。他该救谁呢?这其中任何一个人,对他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他宁愿不要自己的性命,也不要失去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就在这时,大老板下令将两人都扔进了万丈深渊!

“啊!”娄清月痛苦地大叫道,这种痛苦简直透彻心扉!

娄清月痛哭流涕,而大老板却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娄清月一看,竟然是苗青山!

原来,他也是中了老头的幻术!

于是,两人便边喝酒边各施幻术,两人在意念中展开了对决,彼此大战三天三夜都未分出胜负,而这一切,在现实之中不过是一个钟头而已!

既然难分胜负,彼此摆手,喝酒吃肉,无不快哉,正如诗中所说:

一个是俊朗清风,一个是白发仙翁。奇缘中相逢,饮酒时相同。杯中是浩然之气,肚里有快哉之风!

欲知更多精彩,且看下回分解。

莱芜市妇幼保健医院预约挂号
长治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邯郸治疗阴道炎医院
蚌埠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咸宁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